阅读历史 |

洗脑 (第2/4页)

加入书签

他每扔一把,郭朝阳和杜子衡的心便跟着一颤,简直恨不得扑上去把灵剑捡起,用袖子小心擦干净,再抱着轻声哄上两句。“这把.....”路乘又拿起一把青铜质地的灵剑,剑身刻着古朴的铭文,还有几处暗黄的锈迹,整体显得很朴素古旧,不像其他灵剑那样灵光闪闪,这回他没有像之前那样随手扔掉,而是拧着眉端详对,就是这把!郭朝阳和杜子衡在心中齐声呐喊,这把就是天字级的灵剑,而且观其隐藏于斑驳锈迹下的那丝含而不露的凛冽剑气,恐怕正是这一大把灵剑中威力最强的那把,他们看着路乘的动作,拳头暗暗握紧,几乎想冲出去帮路乘做决定。而在端详了小片刻后,路乘也终于做出了决定,他对这把剑确实有些不同,扔时扔得格外远,还满是嫌弃地说了一句:“这把剑好丑啊。郭朝阳和杜子衡:...’

两人齐齐捂住胸口,后仰往榻上倒去

等心痛稍微缓和些后,他们再支着胳膊坐起,就见路乘在挑挑拣拣一番后,终于选中了一把金光闪闪的地字级灵剑“就这把吧。”他道。

“路乘道友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杜子衡忍不住开口

路乘现在的实力确实不太适合直接用天字级的灵剑,在没有炼为本命灵剑的情况下,他那过于蹩脚的剑招配上过于锋锐的宝剑,很容易误伤自己,但路乘选的那把,虽说观其灵气也是地字级,但那些灵气没有萦绕在剑最根本的锋刃上,而是聚拢在剑柄剑镡那些装饰物上,这根本就是把华而不实的剑型器,甚至不配叫剑

“不要,就这把。”路乘很坚定,他满意地打量剑柄上那些金色鳞片似的装饰物,亮亮闪闪的,跟他哥哥的鳞片一样好看!“这把剑名唤金鳞,爱徒很有眼光。”商砚书赞赏地摸摸路乘的脑袋,他从后方握住路乘的手,带着对方将灵力注入剑中,三尺长的剑身便随之开始缩小变幻,眨眼间变成了一枚半个巴掌大的金错刀,剑刃锋芒俱被隐去,只留其亮闪闪的金鳞,依然闪耀,挂在身上,倒是个不错的饰品。路乘美滋滋地将其挂在腰间,商砚书帮其整理了一下系歪的带子,又随于一招,那些被路乘扔得七零八落的灵剑便自动飞回他的乾坤袖中虽然灵剑都收回去了,但带给两人的震撼却久久未绝,郭朝阳看着师徒两腰间分别系着的碧霄和金鳞,不由说:“商前辈既然有如此宝剑,为何不用呢?路乘不适合用威力太强的天字级灵剑,但商砚书却绝对不会,虽未曾看过他真正出手,但想来元婴期的剑修怎么也不会驾驭不住天字级灵剑,可商砚书一路所用的碧霄,就仅仅是地字级法宝,威力比路乘的金鳞略好一些,但真的也就是略好一些,本质上同样华而不实“这把好看。”商砚书拿着碧霄在指尖转过一圈,笑吟吟回道

郭朝阳顿时一阵心梗,心道这师徒两真是绝配,他心底同时冒出了一些疑问,斟酌着开口问道:“同行一路,一直也没想起来请教,前辈所在的平天剑宗坐落何处?“其实不是没想起来请教。是压根没想请教。因为郭朝阳一直觉得这就是个模仿他们承天剑宗的野鸡小宗门。全宗上下可能就这师徒两个。山门是无名荒山。门派则是茅草屋舍。但这些曾经深信不疑的想法此刻开始动摇了。因为野鸡小宗门怎么会有这般的财力呢?商砜书乾坤袖里的那些收藏。都快媲美他们剑宗存放名剑的剑阁了!

难不成真是他孤陋寡闻,其实真有平天剑宗这么个隐世宗门?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创派时间和承天剑宗比到底谁先谁后?难不成真的像路乘说的那样,他们才是后来的模仿者吧?郭朝阳简直越想越恐慌“师父,我们门派在那里啊?”路乘也问,他不是不知道门派在哪座山,他是不知道那座山到底叫什么,好像根本就没有名字,是座无名荒山?“在明吾山。”商砚书张口就来

明吾山?郭朝阳迅速在脑内搜刮一阵,又用眼神询问了一下杜子衡,杜子衡摇摇头,两人俱是没听说过有这么座山“是在平安县附近?”郭朝阳说。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