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地下法阵 (第1/4页)

加入书签

青衣男人很明显是想要让路乘跟着他的,路乘磨蹭了

在茶楼大门处,

等见到他了,方才笑了笑,再次往前行进。

路乘虽然跟着下来了,但他不太想表现得完全被对方牵着走,于是走走停停,时而在街边摊位逗留,还排队去买了本来只是作为借口的山楂糕,一边排队一边偷瞥前方的青衣男人,一副“我只是来买山楂糕的才不是专门跟着你”的做作神情。

对此,男人很耐心,既不催促,也未见任何不耐,只温和又安静地,在路乘前方等待,还做出一副闲逛神色,仿佛在配合路乘,假装自己也没有在等他,只是在街上随便逛逛一样。

两人明明是同路,却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互相装作没有在等或跟着对方,不说话,也不交流。路乘其实是想说话的,他有一肚子问题,例如男人到底是什么?鬼魂吗?但是鬼魂凡人看不见,修士却是能看见的,青衣男子却是显然只有路乘能看见,就像那道只有路乘能听到的声音。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又跟地动有何关联?难不成男人就是这频繁地动的幕后元凶?不过路乘没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什么恶意或是可怕的气息,不像是坏人的样子。他想直接开口询问,但是这是人来人往的闹市大街,他对男人说话的话,在旁人看来就像是在自言自语,太惹眼,也太奇怪了,所以方才在茶楼中他也什么都没说。不过,又走上一段路后,男人拐进了一处小巷,正好巷中没人,

路乘终于逮到机会,站在巷口,对着男人的背影开口问道:“你是谁?你要带我去哪儿?”

男人停下来,回看着他,却不答话。

“之前那两次是你在跟我说话吗?”路乘警觉又怀疑地打量对方,“为什么说‘好痛”?为什么只有我能听到这道声音?为什么只有我能看见你?”男人仍是不答,他看着路乘,目露哀色,便如深海中孤寂的鲸鱼,发出无人能懂的哀鸣。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